三党弧不奸

☆才情从未有,油腻作豪情。

★我挖坑不填,我爬墙不专,我是鸽罪人。

——西风烈马,快哉江湖,行疏狂之事,爱所爱之人。
——瘦马行疆听风雨,十年兵甲误苍生。

校仕录02

#现代校园日常,含私设#
#双水视角##大概是关于生日#

「师无渡:明晚儿八点,我弟的生日宴,XX酒店X楼包场。爱来不来。」

贺玄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下意识地弯了下唇角,拨开回复指尖很快敲了一串字节,看了会儿便见他目光渐暗,又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删去,最后只留下一个‘好’字,想了想又添了个句号,发送。

「贺玄:好。」

“师部长?无渡……?”

“什……咳,我没事,会长。”学生会会长突然唤的这一声,师无渡蓦然回神,神色如常地听着学生会的各部长汇报,手上悄悄将桌下的手机黑了屏,心里却还惦记着贺玄的那一字回复,顿时又阴了脸,颇为不爽地死死盯着正站起来做总结的宣传部长看。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用胳膊捅了捅满脸不悦的师部长,师无渡抬眸剜了眼作怪的裴茗,压低了声音不耐道:“做什么。”

“哎我说你今个儿是怎么了,谁又惹你老人家生气了?别总这么直勾勾看人家小姑娘成不,没看人家让你看得腿都打颤了吗。”就见裴茗突然神秘兮兮地扯了扯唇角,悄悄出声问道:“是不是背着哥几个儿有情况了,那妞儿好不好看,我都看到你搁那儿看个回复看半天了,要不然会长也不能点你,说啊,咱学校的不?”

“裴部长。”裴茗前脚话音刚落,这学生会长的点名后脚就跟着来了,就见坐在主位的会长有些无奈地揉了揉额角,叹了口气:“有什么要紧事会后再谈,可以吗?”

裴茗赶紧连连点头,却还不死心地偷偷扫了旁边的师无渡好几眼。终于给师无渡看火了,也没客气,抬脚就狠狠踩上裴茗的鞋面,末了还不解气地蹍了蹍。

收拾完裴茗这个不着调的后,师无渡觉得心里果然畅快不少。

看着裴茗想叫不敢叫,一张俊脸都快拧到一起了,师无渡的火气更是消了大半,瞅这裴大部长也怪可怜的,便侧了侧身在他耳边轻飘来了一句:“等下次运动会给你们体育部多拨点儿经费。”

说完话便见师无渡又坐正回去,腰身板得笔直,面无异色地看向前方,手里的笔还时不时地在本上划了两笔。等到最后由师无渡汇报了下这个月的结算,又给下个月做了个预算后,这小会议也就算结束了。

散会后,裴茗显然是还想上一个话题的,师无渡却抢先开口转了话题:“问你个事,你过生日的时候那群小丫头都送你什么礼物了?”

“礼物?啊对,你弟明个儿生日哈……”裴茗摸着下巴想了想,自个儿就开始嘀咕:“送什么礼物啊,男人么……送表啊,啊不对,你给你弟的话当然是按他喜欢的来啊。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兄弟俩谁跟谁还整礼物这些虚的……”

“行了,废话真多。”师无渡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空落落的手腕,眼底目光闪了闪便兀自走了,没再理会身后叨叨成瘾的裴茗。

“裴学长,这里帮下忙。”裴茗刚想追上去,就听身后传来了个挺清甜的声音,心里一痒,扭头看去是个小学妹。

这就有些难办了……裴茗回头看了看师无渡挺拔的背影,又扭身瞅了瞅那长相甜美的学妹,为难地咬咬牙,做足了一番思想斗争。终于朝着小学妹的方向大步流星地奔了过去。

「师无渡:放学了你自己先回公寓,我有点儿事就不回去了,不用等我。」

正准备等师无渡一起放学回公寓的贺玄看着短信的内容面色一僵,一把关了手机。过了会儿,他又忍不住打开屏幕,调出师无渡的短信仔细看了遍,低低叹了口气,压着心里的苦涩,中规中矩地敲了个字便把手机重新揣回兜里。

「贺玄:好。」

师无渡看了眼回信,又是一个字,有些烦躁,莫名不痛快,心里想到总是一个字一个字也不怕累着,多说两句能死么,能死么。面上却没多大变化,看着店员小姐手里的东西微微点了下头:“嗯,就这个吧,麻烦包起来,谢谢。”

那小店员年纪不大,看到这样一个冷脸小帅哥倒也不怵,笑着问道:“给朋友做礼物的?”

闻言师无渡竟也没有多少不耐,想到那个人,面色还有些放缓:“嗯。”

一边说着话,小店员手下的动作却是一点儿也不耽误,三下两下包得很是精致,有些疑怪喃喃了句:“男款啊……,这个款式很流行的,的确非常适合年轻帅哥……”又忍不住扫了眼价码:“……这么宠啊,是弟弟吗?”

师无渡顿了顿,接过年轻店员包好的小礼盒:“……嗯,算是吧。”

就见那柜台后的小店员突然俏皮笑了下,刻意小声道:“给男人送手表,就相当于给女孩子送戒指诶。”

便见年轻男人手上的动作一僵,又突然轻挑勾起唇角,气势说不出的嚣张邪气:“这么说来,这礼物还真是挑对了。”

说完,师无渡便扭身离开了,只留下年轻的小店员痴愣愣地看着人背影:“……这也太帅了吧。”

这头裴茗收到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有些摸不着头脑。

「师无渡:赏。」

越看越觉得有病,裴茗挠挠头,后知后觉砸吧出味儿来——这祖宗是……又高兴了?

贺玄是一晚上没睡好,打开手机,没有新来的消息,就见那张俊脸又白了白。揉了揉发涨的眉心,神色恹恹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虽然知道师无渡今晚儿不回公寓过夜,还是忍不住想等人推开门后能第一眼看到自己。

这一天下来,师无渡围着学生会团团转,贺玄精神不太好,空出的时间就趴在桌子上补了会儿觉,于是这么一来两人一面都没见上。所幸,两人都没忘今晚儿八点的生日宴。

师家两兄弟模样生得好,师无渡人虽然冷了点儿,但能力在那儿,总有不少想巴结他的,师青玄就更不用说了,平生最大的爱好和特长就是交友广泛,跨班跨级先不算,跨校的都能数出好几打来。

等贺玄带着礼物上来的时候,入眼就是乱哄哄的一片,下意识的皱紧了眉头,也没多废话,直奔着今晚儿的主角就去了。

“你哥呢?”将礼物塞进师青玄怀里后,贺玄的眼睛就开始到处瞟,奈何这屋儿实在不小,人又不少,这生日宴可真是‘大场面’,任凭他怎么瞅都找不着想见的人。

“哇,贺哥你对我也忒好了,比我哥都好,手工巧克力诶,我哥都没想着送我礼物……”师青玄肖想这款巧克力老久了,一直找不到地方买,现在到手了简直要乐疯了,随手指了个方向:“我哥啊,喏,他嫌这边太闹了,在那边的包厢里。”

贺玄可没那个耐心听他念叨,也就理所当然地没听清楚这小子说了什么,得了师无渡的位置就大步朝那边走去。

当他推开包厢门的时候,就见屋里没开灯,黑漆漆的一片,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与包厢外恍若两个世界,若是那一股若有若无的酒味,贺玄简直要怀疑师青玄这小子是不是在玩他。

“学长你……喝酒了?”贺玄打开了包厢里的灯,看到了靠在沙发上的师无渡,原本阴沉的目光一时柔了下来,转眼又看到矮桌上七倒八歪的酒瓶,眼底有些惊诧。

“嗯,喝了点儿。”也不知是不是酒精的关系,师无渡半阖着眼,卷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平添几分脆弱,说话都掺了少许鼻音,往日清冷的嗓音带着些软糯,原本犀利锋芒的男人忽然温柔下来,软化了轮廓,可怜可爱。贺玄蠕动了下喉结,无比自然地坐在师无渡身边。

“就学长一个人在这里?”贺玄忍不住伸手抚上师无渡玉滑的脸蛋儿,有些烫,却是勾得他舍不得放开。

就见师无渡眼底水光一片,抬眼对上贺玄的视线,突然低笑出声:“谁说我一个人,这不还有你么。”

师无渡是很少笑的,所以眼下的这一幕宛若昙花一现,是如此的让贺玄沉沦着迷,他忘情地搂住师无渡的窄腰,低头覆上人唇。

在遇到师无渡之前,贺玄就很少再有心动的感觉,直到看到师无渡的那一眼起,他似乎听到心底那头老鹿终于甩掉蹄子上的烟枪,卯足了劲儿对自己说:“小子,瞅准了,这可是最后一次。”说完,那从来不干活的老鹿就这么用尽所有的力气奔向师无渡,狠狠地撞进贺玄的心脏。

而现在,抱着怀里的人,他没有如偿的感觉,反倒越发的不知足,想吻遍他的全身,侵占他的一切,连灵魂都只能在他的身下得到救赎才好。爱啊,不值钱,但是要命。

年轻的身体最容易情动,正当两人吻着吻着就要亲出火的时候,师无渡猛地推开身上的贺玄,一个翻身自己骑在了贺玄的腰腹,他低着头极为专注的看着身下的贺玄,眼尾、唇角爬上红意,他像蛊惑人心的妖精,还带着噬人心骨的笑。

那对水眸纳着的情深是贺玄从未见过的风景,他几近痴迷地望着身上的人,不禁呢喃出声:“……学长,你真美。”

都已经准备好被冷言相向的贺玄有些愣了,就见一贯矜傲自持的师部长伸臂勾住他的脖颈,双颊泛粉含笑看着贺玄,他可以挑高了尾音,莫名带着些引诱意味:“有多美?”

贺玄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敲起,那头传来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师…师学长……?那个,师学长在吗?”

原本旖旎的气氛被人破坏,情绪刚好到位又喝得有些迷糊的师无渡登时爆炸,贺玄都没来得及看清师无渡到底扔了什么东西过去,就听门那儿‘咚’地一声巨响,师无渡更是一点儿不客气地吼出声:“滚!”

“师学…学长,您…您还好吗……?”那头的人也真是坚强,话里都带着明显的颤音还是颤巍巍地唤了一声,却是死活不敢推门进来。

“叫你滚没听到啊!”

师无渡的耐心显然已经达到极点,贺玄真怕外面那可怜虫再敢多说一句,他身上的这个师学长真能爬起来冲过去把外面那人狠狠揍一顿。没办法,他只好赶紧稳住师无渡,伸手抱着师无渡的腰,又对着门外的人嘱咐了一嘴:“师学长他没事,别担心,我来照顾他就好。”

“是……贺学长吗?”外面的人又小心翼翼问道,贺玄有些失笑:“嗯,是我,你们找师学长是有什么事吗?”

“啊没有没有,既然是贺学长在里面,我们也就放心了,啊没事没事……那个啥,贺学长我…我就先走了哈。”稀里糊涂地说完话,门外就很快安静下来,贺玄也跟着松了口气。

就见方才少许消停的师学长皱着眉头,有些不耐还有余怒未消的愤懑。

贺玄没出声,只是伸手抚平了他皱紧的眉头,安静地看着他家有些可爱又难得迷糊的小学长,心里是万分喜欢,还想再摸摸他的脸,却没成想师无渡主动将脸凑向贺玄温热的掌心,还亲昵似的蹭了下,又扯来个窝心的笑脸,贺玄觉得现在他心都化了,眼底的宠溺简直要将师无渡淹没,他笑着亲了亲师无渡的额角,道:“学长,你真的是醉了啊。”

“是啊,是我醉了。”师无渡的手也覆上了贺玄摸着他脸的手,微微阖眼像是要睡着了一般,憨懒可爱,可下一秒说出的话却是一脚踢翻了贺玄的醋缸:“青玄这小混蛋办个生日宴怎么这么闹挺啊……烦死。”

许是师无渡之前的放纵让贺玄也大胆了起来,他颇为委屈地吻着师无渡的眉心,头回敢将自己心底最露骨的哀怨不忿暴露在师无渡面前,他一遍遍地亲吻着人,再人耳边苦涩呢喃着:“学长,今天也是我生日啊……”

谁知师无渡却像是突然惊醒般猛地睁开眼,给贺玄吓了一跳,就见他极为认真地看着贺玄,若不是他眼底依旧水汽迷蒙一片,贺玄真要以为他突然醒酒了。他伸手捉来贺玄的手腕,蛮横地撸下手腕上的手表,却小心翼翼地戴在自己光洁的手腕上,连表扣都没想着扣就又从怀里摸出来个精致华丽的小礼盒,直直地塞进贺玄手里,又极为高傲地抬了抬下巴,听不出其中得意:“给,哼哼,蠢货。”

贺玄一愣,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呆呆地看着盒子里华贵精致的手表,又痴痴地将目光投放到送表的人,那人眼中一派温柔,似乎是第一次如此专注地看着自己,仿佛天地间他眼中只有他一个。贺玄差点儿找不回自己的声音,他轻声唤道:“学长?”

师无渡寻着声音看向贺玄,歪头应了句:“嗯?”

“我要拆礼物了。”

“什嗯……”师无渡莫名其妙地看了眼自己这个英俊非常的学弟,突然敏感地察觉到一双指节分明有力大手突然扒掉他的裤子,而他的臀瓣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凉凉的,紧接着就被那只大手包住,在人掌心里被肆意揉搓,又有些发烫了。

师无渡抱着贺玄的脖颈,下巴抵在人颈窝,眼底却早已清明一片,沁了少许笑意,哪里还有半分醉态。

——傻瓜,生日快乐。

END.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