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党弧不奸

☆才情从未有,油腻作豪情。

★我挖坑不填,我爬墙不专,我是鸽罪人。

——西风烈马,快哉江湖,行疏狂之事,爱所爱之人。
——瘦马行疆听风雨,十年兵甲误苍生。

校仕录01

#现代校园日常,含私设#
#双水视角##大概是关于春困#


“师学长,起床了。”贺玄的眼睛很好看,大大的,很黑,很亮,又不含锋砺,与人交谈的时候也会礼貌地看着对方,总有一种朦胧的温柔意味。而此时,这双眼睛正极为专注地看着只露出一圈黑色茸软发顶的被蛹。

师无渡的睡眠质量一向不怎么好,他的床垫却一定是极软极厚的,一按就会凹下去的那种,非常舒适解乏。有时候就见师无渡整个身子都陷进柔软的床里,唯有一张俊脸安然露在外面,贺玄爱极了师无渡这副模样。

估计是昨晚儿做学生会那边的预算又熬晚了,折腾一宿也是临近天亮才赶紧补的一觉,不然今早也不会这么难叫。

贺玄低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伸手轻轻推了推那被蛹,便见那被蛹极不情愿地也跟着动了动,这才不大愉快地露出两只眼睛,有些找不到焦距的呆呆望向来人的方向顿了顿,便很是不爽地闷声喝道:“滚。”

知道师无渡没睡醒的时候爱一通乱咬,当然,醒的时候没见他给过谁面子。贺玄浑不在意地把人身上的被子往下拉了拉露出了那截干净漂亮的下颌,他的语调徐急有韵,像是低哼又似诱哄,声音低醇干净,同大提琴一般说不出的低沉好听,很难让人心生厌烦:“要不然,我替你请假吧?”

被子下的人沉默了几秒,还是认命妥协似的叹了口气,恹恹道:“不了,贺玄,衣服给我。”

说完,他便闭着眼撑起身坐了起来,身上的被子顺势滑倒腰胯,露出一大片韧实光滑的胸膛。

贺玄看了眼那精干赤裸的上身便很快垂下眸帘,其间隐晦疯狂的恋慕被尽数遮匿在浓长的眼睫下,然后神色十分自然地扭身从师无渡的衣柜里取了一套校装欲要递给床上那人。

等贺玄再看向师无渡的时候,便发现那人还是刚才的姿势,双眼依旧困惫地合着,垂下的长睫偶有轻颤,比起平日,少了三分锋芒凌厉,多了七分脆弱柔软。倾长的颈,圆润的肩头,轮廓明晰的腰线,以及盖在被下的长腿和圆臀,每一处每一寸都成了致命的瘾,淬毒的诱惑。

仅是看着那人的身体,贺玄便觉得一阵的喉咙发紧、口干舌燥。

熟悉的气息从背后拥住那劲窄的腰身,不等师无渡反应,一串细细密密的吻便落在了他的耳尖、眉心、眼尾、颊侧和唇角。贺玄的吻虔诚而认真,像以无数浓情织成的蜜网拉师无渡沦陷其中,情难自己。

下文:嘀——双水车

评论(15)

热度(88)